Month: April 2020

Home / 2020 / April
Post

Housework is a pain

Judith is a stay-at-home mum of 4 school busy kids. She had been struggling with chronic pain in the left forearm for over 4 months, and was seeking chiropractic treatment on a weekly basis but did not see long-lasting results. Not only did it NOT get better, her right forearm started to develop the same...

Post

终生难忘的第一句话

记忆中我家长女在10周大时已经可以每晚自动一觉到天亮。年纪轻轻的她已懂得独立玩耍几个小时,有不凡的说话和阅读能力。走在初为人父母的这条路上,我们无不深感欣慰和感激。 然而我家幼子却截然不同–几乎完全颠覆了我们对养育之道的所有认知。教养女儿的一套居然对儿子有着天地之差的效果。我们无时无刻都在试图找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和“下一步该怎办”。身为他父母所面对的挑战与煎熬已对我们的社交生活和个人身心健康有着出乎意料的影响。 记忆中我们所经历过的一些片段:儿子几乎每晚都会保持2至4个小时的清醒状态, 长达整年之久。他无法单独玩乐,必须有人陪伴。每一趟车程也几乎都是坐立不安。四岁之前无法与人沟通(最多4个单词的断句)。每当不小心“沾湿自己”时他就会彻底的情绪失控而无法自制(仅仅为了一个硬币般大小,因洗手或喝水时不小心沾湿的水迹!)。除此之外,他对噪音、强光、人群、衣服标签/织物、食物偏好也非常敏感, 诸多挑剔。在触摸任何新的塑料玩具后,他必定抱怨双手有如“沾肥皂水”之嫌而强迫性的要求洗手。他的每一次情绪失控几乎都是来得很快、巨大且难以预测的。还记得有一次他甚至因为邻居的狗停止吠叫(他坚持要狗儿能够永不停歇的吠叫下去!)而彻底抓狂,天啊!当天不久,他的脸颊两侧都冒出了一些不痛不痒的皮疹。我们尝试给他服用益生菌,完全戒断乳制品和麸质,更换了洗护用品,涂搽湿疹药膏等等都无济于事,皮疹的问题仍持续了一个多月。 尽管我们了解“不同的孩子有着不同的成长发展阶段”,但也接受了幼儿中心老师的建议而为儿子日渐显著的言语和行为问题另寻良策。此后不久,通过儿童心理咨询治疗师 (Occupational Therapist) 的评估并确认了儿子属于“感统失调 (Sensory Processing Disorder)”一族。也许是骨子里深信“不可只治标而不治本”和“凡事必有其因”,我们毅然决定要彻彻底底的找出“问题的根源”而再度重新出发。人算不如天算,偶然与一名友人闲谈时提及与一位“肌肉测试(Kinesiology)”能量疗愈师的经验。我对这种治疗方式知之甚少,但却为它在友人情感问题上的极佳疗效而深感好奇。经过丈夫的一番网上咨询(加上对该疗愈师有着无法言喻的共鸣)之下,我们终于取得联系并预约挂号 与该疗愈师会面的第一次之前,我们特地准备了一些笔记以便讨论。会面当天,当我的丈夫示出了长达两页纸的种种问题和挑战时,该疗愈师显得有点难以置信。“为什么我的儿子会这样?”毫无头绪的被困扰了3年多的问题,她居然可以在一次的会面中当场解密:你儿子的“不安全感”造就了他神经系统上的超负荷(因此显化成如今的种种问题)。但她也向我们保证,这无关我们以前(或现在)对儿子所做过(对与错)的事情, 而关乎儿子在数个前世所参与过的战争!他这一世就是以“战斗或逃跑反应”的斗士精神意识而来的 — 这简直匪夷所思!我对前世今生的概念并不陌生,但却完全没有想过前世的恐惧感会在今世延续显化。这无疑是让我们大开眼界的一次疗愈过程。当天儿子脸上的皮疹已迅速获得改善,并罕见的在第二天早上睡醒时彻底消失了!疗愈师也告诫说,儿子在接受治疗过后的24小时内将有可能倍感疲倦或异常烦躁。没想过到了第50个小时,我们一家四口只有落得鸡犬不宁的份。“我和我儿子已持续狂躁超过48小时!” – 我哭着恳求疗愈师的帮助。她再次向我保证这一切都是好现象,并且终究将会成为过去。慢慢的我们也学会了如何克服与适应,生活也逐渐恢复正常。 距疗愈会面后的10天左右,我丈夫把儿子从幼儿园接回家后便向我报告说:“Roen今天在学校说了他的第一句话。” 我当时听了还不以为意,心想该是“我想玩”或“我不想吃”之类的话吧。我笑问丈夫:“那,儿子到底说了些什么?” 只见丈夫一脸难掩的兴奋,自豪和惊讶并解释说这可是他亲耳听见儿子“一口气兼充满信心”对老师所说的一句话: “Tina,可以让我再试一试吗?因为我想秀给爸爸看。” 时过境迁,如今儿子已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无所不谈、无所不问的小男孩。 2个月后的某一天,女儿问道:“妈,妳有没有发现Roen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抱怨“沾肥皂水的手”了?” 6个月过去了,儿子再也不会因洗手不慎弄湿了而抓狂。即使衣服的标签对他有所困扰,他也懂得更有耐性的要求更换衣服或将标签剪除。幼儿中心的老师们都对这个转变有目共睹 – 儿子情绪失控的次数已从一天几次减少到一周两次,往后更是少之又少。 眨眼又一年,儿子不仅是我俩夫妇的窝心宝贝,也是女儿的绝佳玩伴(当然,也少不了姐弟之争!)。我们可以将他带到嘈杂拥挤的地方而无需担心他能否适应得来。今年进入小学幼稚班的他可谓如鱼得水,自信满满并且求学欲强。肌肉测试能量疗愈法的确改写了我们的生活!儿子经历的疗效成果给我的震撼,更是激发了我踏上这门康复学问的决心。我现在已正式成为Flourish Kinesiology的疗愈师之一,为所协助过的男女老少而乐此不疲! 注:肌肉测试能量疗愈法融合了东方智慧和西方技术,以促进身体、情感、心理和灵性健康。 它能够找出抑制人体自然内在能量的症结,并籍此提升个人改善生命的潜力。欲知详情,请联络疗愈师 Vicki (+61479068154) 或浏览 www.flourishkinesiology.com.au